🍃执岸欧翼🔫

周叶双花瓶邪黑花黑苏楚路双源赤锁Drarry靖苏诚台快新不拆不逆
发现了一种新的取名方式,改来玩玩,并没有打算改圈名
不要转载,转载拉黑,乖( ´・・)ノ(._.`)

【推荐】【剧版镇魂】像雾像雨又像风(斯文败类沈巍X款款情深赵云澜/民国谍战剧情向)

想推一个剧版镇魂剪的民国巍澜!

 

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5235444?from=search&seid=9863573407066670494

 

先看视频!!!!!

不要先看我的这段话!!!!!

 

根据视频和弹幕瞎鸡巴胡猜

不太适应民国文风调调,所以可能有崩坏

有什么和你的理解有出入的,见谅

【】和“”内的,大部分都不是我写的

感觉在做小学卷子上的扩句和看图写话哈哈哈哈哈

说起来,我小学写观后感就是百分之九十五的内容梗概和百分之五的感受哈哈哈哈哈

以下剧情——

 

【爱是可望不可即】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爱是抱着真心失之交臂】

【爱是盲目伸出双手】

【爱是最大的背叛】

 

1940年,上海

军统特工沈巍完成训练,进入龙城大学,伪装成一名大学教授。

中共调查处处长赵云澜为查案进入龙城大学。

 

初见钟情

 

“我姓赵,来这办案。先生贵姓啊?”

“免贵姓沈,沈巍,在这里任教。”

 

【心动是一切不可挽回的开端】

 

“你说你这么好,要我怎么舍得放手啊。”赵云澜调笑。

沈巍闷闷地笑了一声,算是应和。

 

沈巍得到情报。

“犹太人托马斯,龙城第一医院3楼2号病床。”

 

【欺骗一旦开始就无法挽回】

 

沈巍将手弄伤,赵云澜送其去医院。

大厅里

赵云澜叮嘱:“这里不安全,你待着千万别乱走,我去给你拿药。”

“嗯。”

 

赵云澜身影消失在拐角的下一刻,沈巍转身走向住院部。

三楼,二号病房。

沈巍拉上防护帘,托马斯发现来者,惊慌下想要起身。

未果,沈巍为其注射药物后匆匆离开。

 

医生发现托马斯异常,推向急救室。

赵云澜紧随其后。

病床飞驰而过,走廊一侧的门微掩着,沈巍趁赵云澜奔过,回到大厅。

中共调查处已至。

 

【利用是真的,喜欢也是真的】

 

特调处。

“托马斯先生死了,格尔上校那边怎么交代?”

祝红讲出自己的发现:“我们到医院大厅的时候沈巍不在,可他明明跟赵处一起去的。”

 

众人对沈巍起疑。

 

祝红:“昨天你都干了些什么?”

沈巍低头笑了起来,祝红面色不善地用笔敲了敲桌面。

“我知道你喜欢赵云澜,而我昨天一天都和赵云澜在一起。”

 

祝红神色微变,沈巍微微前倾,眼中满是暧昧的笑意,故意压低声音道:“干了什么,你不会想知道的。”

 

祝红受到刺激,却仍有疑心,提醒赵云澜:“沈巍确定不用再查一下?”

“你就放心吧!”赵云澜一甩手。

 

在家中。

赵云澜问:“你对沈巍这个人怎么看?”

大庆趴在他背后,一手托腮:“不简单。”

商议后,二人决定搜查沈巍房间。

却是一无所获。

“老子信了你的邪。”赵云澜拍了一下大庆。

赵云澜向众人强调:“昨晚的事谁都不许跟沈巍提啊。”

 

【还好不是你,我放心了】

 

龙城大学,沈巍的办公室。

“你要是有一天,发现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怎么办?”沈巍突然没来由地问了一句,眼中满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

——赵云澜,你为什么还这么信任我?

赵云澜沉声:“看人看事,我赵云澜用心和眼睛,不靠想象。”

 

沈巍低头看着他睡着时的样子,表情平和。

——回应不了你的真心,就拿命来抵吧。

 

心动早在相见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

 

沈巍路遇打劫掏钱,赵云澜英雄救美受伤。

 

家中。

沈巍找出跌打损伤药,拉着赵云澜在沙发上坐下。

倒一点在手上,搓热后的手覆上伤处。

赵云澜闷哼一声,将头扭向一边,抵抗疼痛。

沈巍看着他的侧脸,微微愣神。

 

中共调查处行动消息再次被泄露。

祝红将文件摔在桌上。

“十五号的行动被泄露了。”

 

所谓的被抢劫,实则是借钱币向军统传递消息。

 

沈巍一连几日心神不宁。

 

赵云澜逗沈巍:“你最近有心事,快从实招来。”

沈巍回过神,笑:“没有,可能有点累了。”

 

【赵云澜,你怎么还没对我失望】

 

沈巍得到上峰指令。

“王春臣是地下党,手里握有军统机密,斩草除根!”

同时,中共特调处接到任务。

“王春臣行踪被发现了,一定要快点找到他!”

 

沈巍先一步找到王春臣。

犹豫之下,他还是选择了他。

“我是中共调查处的沈巍。”

“你的行踪已经暴露了,我会先送你到国外躲一段时间。”

 

他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特调处得到消息,赵云澜带人搜查王春臣住处。

“探子说他就躲在这里,怎么没人?”

“扩大范围,再找!”

 

夜,沈巍和王春臣接头,却发现王春臣已被军统其他的人杀害。

“糟了!这边还有军统的人!被人先下手了!”

正欲离开时。

“站住!”

回过头,是赵云澜举着手电筒,手电筒的强光下,他看不清赵云澜,赵云澜……大概看清他了吧?

——“原来是你。”

——“怎么会是你?”

沈巍有点走神,他大概会这么想吧?

 

中共调查处。

赵云澜开口:“我开门见山,就问你一个问题。”

王春臣的死,“跟你有关系吗?”

“没有。”

 

他看到他的肩膀放松下来,随即起身:“放人!”

 

赵云澜,你怎么还敢相信我?

 

赵云澜送沈巍乘火车离开上海。

同月月底,上海开战。

 

最后生死关头,沈巍突然出现。

“砰!”

赵云澜似乎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背影慢慢滑在地上。

“我看着你进站的。”

情绪突然失控,“你到底为什么不走啊!非要我欠你一条命,非要我记你一辈子是吗!”

他脸色惨白,却仍旧对他笑了一下。

“你在这里,我怎么会走。”

 

那是他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沈巍还记得那天在办公室里,赵云澜凑过来,声音贱兮兮的那句:“你说你这么好,要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他一直没有跟那个人讲的是:“你这么好,我也舍不得放手。”

 

他不曾宣之于口的是:我辜负了你的信任,我用命来还吧。

 

END

 

让我自欺欺人两秒钟~

好不容易劫后余生,周边又没有了一大帮子电灯泡。

赵云澜再现流氓本色,开始语言调戏,沈巍听着他的荤话,从耳朵根红过了半张脸。

冷不防的,赵云澜来了一句:

“我看着你进站的。”

沈巍——就像无数次在龙城大学的办公室里,午后的阳光明媚而温暖,他们各做各的,互不干扰,而又自成一国,偶尔抬头看见他在看他——于是垂下眼睑,弯了眼角:“你在这里,我怎么会走。”

 

BGM是让梦冬眠

以下歌词——

 

女:天

不再是昨天

那缘

也不像前缘

双眼

藏两句誓言

还未说就已改变

合:线

一人握一半

永远

消失在梦中的夜晚

一回头熟悉的容颜再看不见

男:今生的爱走远

女:爱走远

男:来世的痛提前

女:痛提前

男:风和雨说再见

女:说再见

男:心被雾深陷

女:雾深陷

合:今生的爱走远

让来世痛提前

谁丢失了时间

让梦冬眠

合:线

一人握一半

永远

消失在梦中的夜晚

一回头熟悉的容颜再看不见

男:今生的爱走远

女:爱走远

男:来世的痛提前

女:痛提前

男:风和雨说再见

女:说再见

男:心被雾深陷

女:雾深陷

合:今生的爱走远

让来世痛提前

谁丢失了时间

让梦冬眠

男:今生的爱走远

女:爱走远

男:来世的痛提前

女:痛提前

男:风和雨说再见

女:说再见

男:心被雾深陷

女:雾深陷

合:今生的爱走远

让来世痛提前

谁丢失了时间

让梦冬眠

女:谁丢失了时间

合:让梦冬眠

 

啊,让我缓缓

 

刚开头,按手印那块,一群人在那里喊面面

妈的我差点就信了

 

一天就吃了两个馒头半袋卤味,现在开始胃疼了卧槽

 

最后面那里,我刚开始还以为是特调处的要离开,后来来回倒了十几遍才看懂。

 

想听阿婆主讲剧情~总感觉自己会漏掉一些东西~

 

 
评论(1)
热度(29)